谷歌在美遭反垄断调查 Android真构成垄断?

9月26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彭博社今天报道称,美国反垄断监管机构在调查谷歌Android操作系统运营是否存在反竞争行为。这似乎是一个荒谬的问题,Android真的构成垄断了吗?

谷歌没有生产任何手机,也没有强迫任何人采用Android——是手机厂商选择了在自己的设备中搭载该款系统。谷歌也并不能完全控制Android,在中国卖出的数亿台不含谷歌官方应用服务的Android智能手机便是明证。Android被称作苹果封闭的iOS系统的可替换开源选项,二者在美国市场的竞争处于相当健康平衡的状态:谷歌Android占59%的市场份额,苹果iOS占38%。从消费者角度来看,这是一场公平的竞争,并不存在垄断。

谷歌拥有话事权的主要方面是哪些设备可以获得谷歌旗下的应用与服务。如果那算垄断的话,那种垄断也似乎合情合理:如果你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去开发像Gmail、Chrome、谷歌地图和YouTube这样的优秀应用,那么你就应当有权利决定哪些人能够使用它们。然而,将Play Store应用商店这一谷歌最重要的一款应用考虑进来,事情甚至变得更为有趣。Play Store是人们获取绝大多数Android应用的渠道,也只有它能够与苹果App Store分庭抗礼。

从消费者角度来看,Android占有美国智能手机市场59%的份额。而从智能手机制造商的覆盖率来看,该比例则接近于100%。由于苹果并不共享它的应用宝库,微软Windows Phone提供的应用选择有限,不具竞争力,对于任何想要跟iPhone竞争的厂商来说,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选择谷歌Android和Play Store。一群知名的设计师和工程师在开发的Nextbit Robin“云智能手机”选择了Android。前苹果CEO约翰•斯考利(John Sculley)支持的Obi Worldphone也是选择了Android。苹果和微软以外的各国智能手机厂商皆是如此。

三个选项

目前,对于没有自有操作系统的智能手机公司来说,只有三个选项可以选。谷歌希望大家都选择的选项是,带Play Store和Google Play Services服务(正整合越来越多的Android核心功能)的Android。这一选项意味着要受制于谷歌,但总的来说也比第二个选项好:简化版Android,没有应用生态系统,没有谷歌最新的安全更新。熟悉美国或者欧洲智能手机市场的人都知道,对于大部分消费者而言,没有Play Store的Android实质上不是Android了。第三选项是Windows Phone(不久后就是Windows 10),它与前两个选项要差得远,还没能让微软以外的人信服。

也就是说,手机制造商其实没得选:要立足于美国智能手机市场,你就必须得选择Android,并依靠Play Store来强化你的软件服务。

软件主导地位

这是谷歌在软实力上的垄断。该山景城公司并不需要通过拥有手机厂商来对它们产生有效的影响。这也解释了它去年为什么能够坦然卖掉摩托罗拉移动,该举也使得三星循规蹈矩,收紧其Android皮肤的定制化活动。谷歌非常欢迎任何想要在设备上部署Google Play Services服务的公司那么做,但要从谷歌获得那一权限,就得付出失去自主权的代价。谷歌希望每一天Android智能手机的开机画面上都打上“Powered by Android”(Android驱动)的标识,它也得偿所愿。它希望手机厂商的皮肤界面变得更加简洁,少些花哨元素,它的这一愿望也正得到满足。

然而,垄断力量的问题在于可能会引发滥用行为。到目前为止,谷歌在硬件合作伙伴身上施加的要求似乎都对消费者有益。谷歌要求OEM厂商砍掉垃圾软件,以打造更加统一、更加友好的用户体验。它也鼓励它们用Chrome替换其自有浏览器,该举让用户能够更方便地将Android手机与他们其它的联网谷歌服务生活同步起来。谷歌还是有给部分移动运营商应用甚至微软的软件提供空间的:它们最近开始出现在索尼、三星和戴尔的Android设备上。但垄断者表现得仁慈,并不会弱化其对市场竞争格局的威胁。

美国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系统完全为谷歌融入Play Services版Android所主导。这注定要行不通的(除非Windows 10能够证明自己是切实可行的移动操作系统选择)——但谷歌的那一主导地位可能也会对应用领域的均衡格局造成影响。欧美的监管机构正为此问题感到困扰。

由于自身不具备有竞争力的应用商店,索尼、LG、摩托罗拉和欧美地区所有其它的Android手机厂商都别无选择,只能服从谷歌的任何命令。理论上它们还有得选——要么跟着谷歌走,保有成功的希望;要么选择其它的操作系统,走向末路。

欧盟委员会正在调查“谷歌是否有要求或者奖励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厂商只预装谷歌的自有应用和服务,不法地限制竞争对手的移动应用和服务的发展和市场获取。”调查的另一项内容则是关于谷歌是否有不正当地捆绑自家应用服务,以阻止潜在挑战者的正当竞争。这些很可能是据传的美国监管调查的最主要内容。

非标准垄断

事实上,很难将谷歌看作垄断者,因为它不符合标准的垄断者定义。该公司关于让下一个10亿的联网人口变得更好的口号可谓激励人心。谷歌主张开放,敞开大门与其它公司合作,如今却招致存在反竞争行为的质疑,这有点讽刺意味——苹果和Facebook也享有市场主导地位,但它们相当封闭保守,这实际上对它们有利。但无可否认,谷歌现在是庞然巨兽之一——即便在Alphabet将它跟部分长远的实验目标分离开之后也是如此——其规模本身就能够影响市场的平衡以及削弱市场竞争。

谷歌在整个智能手机市场并不占有垄断地位,在全球各地也不具备同等的影响力。但在美国和欧洲这两个Android运营引起监管调查的两个地区,谷歌在移动操作系统市场确实享有垄断权——受益于苹果的封闭和微软竞争乏力。也许苹果、亚马逊等其它的科技巨头更应该被反垄断调查,但美国和欧洲的监管机构至少考虑谷歌与其硬件合作伙伴的关系对市场的影响也合乎情理。

很明显,谷歌占有主导地位。而不确定的是,这种情况要怎么修正呢,要怎么使得该公司在免费提供软件的同时,不会对任何一方造成不利呢?谷歌的“罪行”在于开发了人们和企业普遍想要的软件。现在该怎么办?(乐邦)